当时只道是寻常

“神垂怜,神不朽。”

弁袭君,我的黑小鸟啊,我们下辈子找个爱你的人过一生吧。
莫再作栖风孔雀,一片痴心,你谁也不欠……



【暂退】



头像来自祝君,她超级好!


爱霹雳,霹雳主吃最绮风雀和金银双秀!!【比心心】

我爱黑罪孔雀一辈子!

【短篇‖黯葵】【末世.最后的曙光】[上]

1,本文是送给我大宝贝儿亦怜 @沉迷异色的亦怜 的生日礼物,祝她生日快乐。

2,黑塔利亚2p设定,按着自己的理解来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2p创作,对于2p我并不非常熟悉,可能会和大众所认知的2p有一定出入。敬请谅解。

3,本文非常和谐,无病娇黑化血腥拆逆家情节。

#4,国设[?]注意,一个和本家正剧各位无关的故事[俗称无常色设定]

如果以上全部没有问题,请让我们开始吧。

‖‖‖‖‖‖‖‖‖

“他曾讲,一入此世深似海,从此红尘无故人。”

本田葵儿时总是会做一个奇异的梦。野花与翠竹的幽香布满他的周身,他抬头时就能看见有何物自一片竹叶跳至另一片竹叶,温暖的空气像是在流动,他身处其中,手指轻轻一勾就能将它们触碰。

男孩儿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番场景,它不是家中庭院,亦不是学校后山,但他喜欢那里——在那明亮可爱的地方,他能一时忘记自己身后的恐惧,从而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美好的世界里,他能感知,感知阳光照在自己身上,那温柔的触感像是孩童轻柔的抚弄,亦或是母亲温柔的教诲。他眷恋那温暖,眷恋得如痴如醉。

而后,他听见身后有人在叫他,他熟悉那语气,也认得那个叫唤自己的人,于是他就回过身跑,追逐那光那音,但却无法阻止它们渐行渐远……

然后每每这个时候他就清醒了,他蓦然睁开眼睛,只见奶白色的天花板上镶着电扇,发出乏味至极的[嗡嗡]的声音,本田葵在心中一声咒骂,想要坐起来时,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的手腕搭在自己的身上。

王黯抱着他的手肘,紧闭双目,看起来正睡得香甜。闹钟在他身下的被子里快要断气似得呻吟叫喊着,却全然被他的主人忽视干净。本田葵看见王耀无动于衷地啧了啧嘴,就将他的手背垫在了脑袋底下,把脸旁不属于自己的手腕抱的更紧了。

“小生还未曾记得您几年前同此时这样慵懒呢。”

“我倒也不记得你曾经是个会被噩梦惊醒的懦夫。”

本田葵忽的被王黯的话一惊,只见那人已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只手随意整了整自己的头发,随即打了个哈欠,顺手将手机从被子里抽出,关掉了烦人的闹钟。

“你究竟是做了什么噩梦?我若不搂着你的胳膊,你就不断吱唔,好不烦人啊——”

噩梦?本田葵回忆起来,自己梦中的东西绝对算不上是可怕,反而来说,他觉得那一切都很可爱……他这么说着,伸手去摸自己的后背,只感觉到了一手的冷汗。他此时不得不打一个寒颤了,又仔细回忆起梦中景色来,生怕忘了些东西。而王黯就那么满眼调侃地看着他,嘴角轻轻上勾,看着自己的笑话。

“小生未曾做过什么噩梦,但愿您也不必再找什么借口来羞辱小生。”本田葵冲着王耀轻笑,但话中却带着刺。
“你若是话稍微少一点,我们也不会发生争吵不是嘛?我们已经一周没有吵过架了。”

本田葵本以为王黯听了这话,必像是从前一般与他争吵,在不济,他也得忍上几句冷嘲热讽了才是。但这次,那人却是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他只是看着本田葵,眼里多了些莫名的东西。

“羞辱……”王黯轻轻将这两个字念叨了几下,这下倒是本田葵不干了,他一句话都没说,就捞起校服一步迈出了王黯的身边,潇潇洒洒地洗了把脸,连一句问候也没有便关门消失在了王黯的视野中。

本田葵一时忘记了王黯为什么只身待在屋子里,他感觉自己忘记了些重要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牙齿上卡了一根刺一样得令人极不舒服,他忘了的可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他想想起来,就像是想想起来自己梦中那说话的究竟是什么人一般的急切。

然而学校里还是和平时一样,他走进教室,只看见卢西依旧拿着自己的画笔,用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出的颜料绘画,而奥利弗也正在旁边欣赏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纸杯蛋糕。

“早安,本田。”

“你也是,奥利弗,那杯糕看起来不错。”
本田葵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朋友聊着天,心里却完全被什么东西带离了平时的方向。他忽然站起来,看着这满座的人,一时只觉得好像少了个谁……,或者说,有什么东西不对了,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四周的朋友都和平时一样,对于这种违和感竟然毫无发觉。

声音越发嘈杂了起来,让人听不出到底是什么语言。只有本田葵想到这里猛然一震。

语言?他们在用什么语言交流??!

脑子忽然变得混乱,本田葵猛然觉得自己所处的时空并不真实,他望着四周的一切,只觉得有什么稳定的结构开始破损,从而彻底崩塌。

不应该啊,仔细想想,他们现在不应该是……他们应该绕着什么圆桌坐着,然后……然后……。

本田葵忽然觉得头疼欲裂,他猛然站起,不顾身边人或嘲讽或取笑的神态一步一步踱出了教室,他走出教室就拼命往楼上跑着,而等他到了更高层的同一位置时,却发现自己还是到达了那个教室,而身边的人也正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他。于是绝望的少年就向走廊的另一头跑去,但是那楼廊一时却怎么也看不到尽头了,而等到光芒逐渐出现,他也终于扑向光芒时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件同样的教室,而班里的同学却正在和刚刚一样玩着闹着,无视了他的存在。

本田葵鼓起勇气踏回教室,期待自己正在做着一场噩梦,他多希望自己现在还没有起床啊!他还躺在自家温暖的大床上,一觉起来还能看见王黯抱着他的手臂 ,那他今天就一定就请假,他绝对会请,谁也拦不住!!于是他闭上眼睛,期待自己再次睁开时能够如愿以偿。

然而他再次看见的却只有爱因斯没有表情的面孔,本田葵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对于真实的怀疑和不信任,爱因斯冲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后就带着他离开了教室。本田葵一路跟在他的身后走着,问一些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

“小生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爱因斯无奈地说着,冲本田葵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你恐怕也遇见了同样的境地……,这儿能出去,我能带你走,但是至于出去之后能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本田葵听到能出去后就像是抓住了一线希望,他抬头望着爱因斯,眼神里充满难得的敬佩和感激。
“那您还知道些别的吗?”

“我……”爱因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全部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遗忘,本田,你会遗忘许多东西,你会发现很多的不正常,这个世界的东西在逐渐减少,它快要变没了。”

“但是小生没有遗忘任何东西啊……?”

“本田,你还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嘛?”

爱因斯说完这句话后,本田葵就愣在了原地,再也不出声音,直到出口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之前,他全部保持沉默。

本田葵在离开之前谢过了爱因斯,冲出学校时就像一只囚鸟冲出牢笼,他现在一心只想回家,想着王黯坐在床上打着哈欠,他忽然记起在此之前的自己总是和王黯吵着嘴,而今天他在这个时空里消失了,没人记得他的存在……他在家里会不会也就此不见了?他想着,疯狂地冲回了他们的卧室,借着冲劲儿打开了卧门——

王黯并没有坐在床上,他早就把自己收拾整齐,他看着本田葵,红瞳里显示的尽是漠然和取笑。

“怎么?不去了?”

本田葵大喘着粗气,只感觉周身的一切都变得再不自然,他死死地盯着王黯轻蔑的脸,在现在的他看来,那个人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会是最为亲切可爱的,至少他是真的!是合理的!本田葵今天的神经已经受到了最大的刺激,他不能继续容忍王黯再出现什么不合理的状况来,可这个时候,他脚下的地板却忽然变得透明起来,本田葵被闪了一个趔趄,他抬起头来,只见王黯站在原地不动,却向他摊开了双臂。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本田葵听见自己心里这么说着,他几步上前从逐渐升高消失的地面上一跃而下,扑进王黯怀里的同时,他感觉自己被那个人死死地锁进了臂弯,身边的世界在耳边消逝,在眼前死亡,只有他现在是安全的,王黯将他稳稳接住,直达一切幻象不复存在。

本田葵感觉自己现在又站在坚实的土地上了,他扫视四周,只看见了一片被海洋所包围的废墟,而王黯则是及时将他松开,本田葵皱了皱眉头,他忽然想起现在大概才是最糟糕的状况所在。

“欢迎回来,我愚蠢的日出之国。”王黯朝他挑了挑眉毛,念出了真正属于他的那个绰号。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