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神垂怜,神不朽。”

弁袭君,我的黑小鸟啊,我们下辈子找个爱你的人过一生吧。
莫再作栖风孔雀,一片痴心,你谁也不欠……



【暂退】



头像来自祝君,她超级好!


爱霹雳,霹雳主吃最绮风雀和金银双秀!!【比心心】

我爱黑罪孔雀一辈子!

【耀菊.授权@配文】【诺】

*非常谢谢祝君对自己作品的三次创作授权,本文为配图文,已经得到原画手授权。本文为中篇同人,分为3到以上的段落。

*人物死亡有

              
                         【壹】

当王耀终于将伏妖锁定在狐妖细白的皮肤上时,两天天早已经过了。他叹出一口气去,一手紧紧握住手里的锁头,而被锁住的妖倒是不如他那么紧张,几天的纠缠早就让人丧尽了力气,那妖光是被缚着跪在地上,但眼睛仍就向上瞅着那气喘吁吁的鹿神,看着倒是比被压制在地面上的自己还要劳累的。

王耀同时盯着狐妖明朗的眼眸,那张年轻的面孔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即使被那锁紧紧地缠在地上,却也不像其他妖精般拼命挣扎。王耀忽觉得有趣,便低下身子去试那狐妖。

“你叫什么名字。”

“您先放了在下,如何。”男子的嘴角上扬,像是初春梨花绽落般的灿烂。

王耀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自从担任起这捉妖的职务,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妖怪。
“荒谬,我捉你两日有余,如今就轻易放你离开,我岂不要亏的?”

“您已经亏了,日限本就只有一日,如今第三日的太阳都已经出来了,你现在才带在下回去,难道不是招那些口有余闲的大人的非议?‘堂堂的鹿神大人呵,竟连这无名小妖都擒得困难?’多是不好听的。”
这话确实是让王耀心里吃了一瘪,他早就料到事情的以后,但却偏偏给这么一个狐妖点明出来,这分明人家给他了个台阶下。但捕妖乃是自己的职责,他终究是无法那么光明正大的玩忽职守。

“你是个聪明人,”他挑起那妖的下巴,好令那清秀俊朗的玲珑五官对着自己。
“但你能给我什么作为补偿?这一只妖值的仙禄,可不少的。”

“在下能给你的太多了,并且统统将比那仙禄有价值。”狐妖感到王耀已经开始解自己背后的锁头,倒也看不出什么着急来,依旧慢条斯理地说着。
“百年以后,你要什么,只消一声,在下就能给你什么。”

“可当真?”王耀忽然觉得有趣,他缓缓地将锁链自那妖身上抽走,狐妖自由了,便拍拍身站起来,低头看看自己脚踝上被勒出的红痕。

“在下未曾欺骗过别人,更何况是咱们大名鼎鼎的鹿神大人?”他转过身去,剩那一抱毛茸茸的尾巴朝着王耀,待在岩壁边上消失前却忽觉得哪里不足。

“在下本田菊。”他轻声道,然后还来不及王耀答应,便一阵风般的没了踪影。王耀空看着几块儿岩石,那狐妖的模样便像是几朵浮游在荷塘里的浮萍,晃了几下,却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王耀的确是告诉自己没什么深刻的印象,即使在之后几十年里他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那清澈的眼眸来,一汪水般的,宁静且深邃……

“师父,您又在想何事?”晓梅在王耀身边站着,看他将几只鱼苗放进院前的水塘里。

“师父在想,等到鱼儿长大了,要怎么做给晓梅吃。”

王耀喜欢着看身边尚不足膝高的女孩子咯咯地笑,他自然也会在这稚嫩的童声里忘记一些无关的痛痒的琐事。而那妖的誓言,王耀打从一开始便从未当过一回事。

直到九尾狐妖火烧仙邸的事情惊动一方。

王耀本不用去搜捕那妖的,他本来是不用去的。但奈何自从事发他竟就再也没法安眠,他只好去往一看,也好了了心里的惦念。

被烧的神邸可谓是非常的悲惨,除却人员实在是没有什么伤亡之外,剩下的一切都已经是除却焦黑之外再无别的颜色。王耀皱着眉头踏入这乌七八糟的一片,希望能在这儿找到那一抱温柔的白色蓬尾的主人。他寻遍宅子的每一片角落,而直到傍晚却依旧什么也没有。他感到无奈,正打算无功而返之时,却看见那不远处的瓦砾忽的一动,一双洁白的狐耳就从灰烬里冒了出来。王耀急忙跑过去,只见本田菊正在被建筑砸出来的坑洞里往上爬。他见到王耀,先是愣了一下,嘴角轻微地动着欲言又止。

“本田菊,你闯祸了。”
本田菊看样子倒是没怎么受伤,就在刚刚,他其实还在想办法将自己从这笨重的瓦砾下解脱出来,谁知道自己还没从坑里爬出来就一眼看见了王耀眼睛里自己尴尬的模样。他愣在原地和王耀互相瞪了一阵儿,然后就默不作声地缓缓爬回了坑里,还不忘捂住自己有可能会露出地面的耳朵。

“喂!你干嘛啊!”王耀几乎是被本田菊的反应搞得有些哭笑不得,他几步上前往那坑洞里瞅,向背对自己缩在角落里的本田菊伸出了手。

“看不见在下看不见在下看不见在下……”

“所以说看见了啊!”

“请当做没有看见处理吧!鹿神大人!”
本田菊知道现在的自己正是一脸的灰烬和泥土,而自己刚刚看着王耀时的表情和出其不意高高竖起来的耳朵则是和这一脸的扮相更加般配。本田菊算是真没想到自己这时候出来还能给人碰到,这大傍晚的该是哪个独身了几千年的老神仙跑到这一片呛人的残骸里找狐狸?可惜王耀偏偏还就是那个独身了几千年的老神仙,还真是偏偏跑到这破地方找他本田菊的。

王耀伸出的手依旧没有收回,他最终还是跳下了坑洞里,本田菊依旧是将脸朝着岩壁不说一句话,王耀苦恼地挠了挠头 ,另一只手却一直在捣鼓眼前蓬松柔软的大白尾巴,本田菊明显对于他这样没事找事的作为非常不满,他回过头瞪了王耀一眼,却同时看见了自己被王耀绕在一起绑了麻花辫的两条尾巴,这为一向以沉静著称的狐妖那毫无破绽的面孔上多添了几道难堪,只见他狠狠一拽,王耀手心里的蓬蓬软软就向前窜去,鹿神本就正玩尾巴玩得高兴,手里忽然的一空不由得使他不情愿地抬起眼来,委屈巴巴地看着眼前冒着怒气的本田菊。他正要伸手把尾巴抢过来,但从门外传来的人的脚步声却另二人都无暇继续打闹下去了。

本田菊一时要跑,却被王耀一把攒住,门口的脚步声很明显是越来越近了,本田菊绝望地看了看王耀满脸的坏笑,想起王耀貌似也是来抓自己的这一点就基本是有了要砸人的冲动,他拼命甩着王耀的手却怎么都甩不开,终于,可怜的狐妖在最后的时候选择了妥协。随着被烧得有些残破的木门发出来了一声拖着长音的呻吟,一个女子便出现在了王耀的面前——

“鹿神?你怎么这个时候会在这儿?”开门的正是掌妖司的莲女阮氏玲,她本是来搜妖的,却不想会在这里碰见王耀。

“我……我找人啊!”

“这傍晚时分,平时登门拜访要见你都不容易,你今日是怎么没事跑到这儿来的,难不成也是勤快的来帮我们找那狐妖的?”

“啊……啊哈哈……”此时的阮氏玲并不知道,她上一刻还在口中时刻挂着的狐妖,此时其实就躲在王耀身边被烧出了口子的祠堂里,王耀支在开口,利用自己的仙袍完美地遮住了所有能让人看到的区域 ,他一手探进那门缝,狠狠地蹂躏着被自己抓到的尾巴,动弹不得的本田菊硬生生是给弄得浑身一个激灵,而王耀却正在狐妖充满了愤怒的目光里在心中偷笑。
“晓梅大了嘛,偶尔的还是需要一些……小姑娘喜欢的东西的,你看我一年也就那么些仙禄,不出来多赚点是不行啊。”

“你要赚便赚,这屋子妖气那么盛,鹿神大人难不成是闻不到?”

“妖气?哪儿有妖气?小花儿你别闹了,论起鼻子来自然还是我比你略好,我都闻不到的妖气你是怎么闻到的?”王耀很明显的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其实从刚才本田菊还压在灰烬下开始,他就一直能感觉到空气里有什么其它的味道,像是雨后山林里的清香,让人忍不住去寻找来路。

但阮氏玲也不是傻子,她紧盯着王耀身后的祠堂沉思了片刻,又看了看眼前这个比他多了1000来年修为的上神,眼中一片黯然,她挥挥手支走了前来帮忙的属下,自己也跟着她们走了出去。

“就这一次,我卖您鹿神一个情面,若是还有下次,便不要怪我带人走了。”

“多谢姑娘了。”王耀朝阮氏玲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声,随即上前将那已经残破的木门合上,待他再回来时,本田菊也正艰难地从矮小的祠堂里扑腾着要站起来。

“刚刚你可是紧张坏了?还以为我能让她过来?”王耀握住本田菊的手将他拉了起来,狐妖的手掌里是湿的,全是汗。

“呵,鹿神大人什么做不出来。”本田菊想起了刚刚自己动弹不得时尾巴的惨遇,咬着后槽牙把话从嘴里挤了出来,他一把挥开王耀的手掌,趁着夜色,自顾自地朝外走了。

“诶,你怎么走呢?我还想送你去换些钱呢。”

“在下早就说过,等过了百年再报答你的大恩大德,您记性不好?”

“我记性不错,但本田菊,我又放你一回啊,”王耀嗤笑一声,愉快地展了展身子,他一向是个生意人,亏本的买卖自然是从来都不做。
“你难道就不再给我些什么呢?”

“你要什么?”本田菊寻思了一下,觉得就这样走了确实不妥。
“时候还没到,现在你和在下要什么贵重东西恐怕是困难了些。”

“不难得不难得,你现在就在那站着。”王耀走上前去,看着满脸迷惑的本田菊眼疾手快地一把捏住了他身后那蓬白白茸茸的尾巴。

“给我捏会!诶!诶!你别打人啊!有话好好说!喂你个小狐崽子还真当我这上神治不住你,我这故意让着你我……诶诶诶!别别别掐!我错了……!!”

宁静的夜色之下,月光洋洋洒洒的照耀着世上的一切事物,而已经被狐妖追着打到满屋子跑的王耀,恐怕今晚也很难能准时回家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