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神垂怜,神不朽。”




【暂退】



头像来自祝君,她超级好!


爱霹雳,霹雳主吃最绮风雀和金银双秀!!【比心心】

我爱黑罪孔雀一辈子!

【永远的圆厨】

朝生暮往

  【叁】


江南烟雨楼台,本田菊在一片清新恬静的环境被露水从梦中打醒,他强撑着病弱的身体坐起,只看见男人身着与这环境不怎么搭配的一袭红袍站在榄杆前,手里还拿着一柄上好的宝剑。
“王耀……”他试着叫了一声,男人便回过头来 ,笑迎迎地看着他略显苍白的脸。

“菊,醒了?要吃什么东西吗?我去做给你。”

“我……”本田菊看着王耀一步步地朝自己身边靠近,他想告诉他,他不饿,但王耀却坐得离他极近,他抬眼偷望,竟第一次清清楚楚地将他的眉目看的如此清晰,本田菊还能感受到喷在自己耳畔上游丝般的热气,他忽然觉得自己面部有些发烧,王耀却依旧在不断缩短着他们之间的距离,直到将下巴支在他的颈侧,用身体把他整个人都环在怀里,本田菊偏了偏头便看见王耀了王耀夹杂着少许银死的长发,而环住自己的双臂却又得寸进尺地前伸,用纤长的手指轻抚着他无力又越发消瘦的手腕。

“这儿是江南……”王耀将刚刚放在二人身边的剑往一边踢开,在本田菊身边叹息般的呢喃,他笑了,上扬的嘴角里夹杂着的全是迷醉与苦涩。
“嗯……”
本田菊能够看见王耀的笑容,他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害怕,他努力地往王耀的怀里缩了缩。拿起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但对方却只感受到了他心跳开始越加脆弱,一声声的像是丧钟在鸣,于是男人彻底崩溃了,他抱紧自己怀里尚还碰得到的爱人,力道大得好像是要将人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本田菊忽然眼圈发热,他猛然觉得很想哭,他觉得后悔,确又不知道该为了什么后悔……

没有人会为了自己前世做过的事情后悔的。

于是他只好回身抱住已经哭了出来的王耀,他一下下地拍打他的后背,不断将他滑到了身前的长发挑回背后。就这样,王耀在他身边的哭声逐渐微弱开来。他明白,他好些了,就像是曾经,有个年幼的半神也是这么安慰一只将死的狐妖的,那一切都是在本田菊将要再一次离开这个世界时才逐渐在他眼前变得清楚起来,他仿佛又置于了那天晚上的风雨雷电里,他依旧抱着他,即使他忘了,但他还是都给他记着,记着他第一次给自己的拥抱,记着那幼小躯体所迸发出来的巨大能量,铭记着他们的相遇……

本田菊忽然感到一整刺痛,他睁大眼睛,只看见插在王耀身体里的一把长剑也同时将自己穿透,两人的血一注注地流了下来,染红了江南雨夜里潮湿的楼台。

于是本田菊微微一笑,他不顾利器撕裂没有被伤及的地方而探身上前亲吻住了王耀正渐渐冰冷起来的双唇,偎着他的胸膛大肆流着眼泪。

转眼,又是一世休。

——————————————
——————————————
由于房子里没有人的原因,王耀迫不得已在本田菊家门口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等到天色慢慢变黑而街上的路灯都统统亮起的时候才终于从楼道内听见了有人靠近的声音,随后,本田菊就喘着粗气出现在了正抱着双臂的王耀的面前,他看见王耀,先是愣了一下,瞬间缩小的瞳孔里写满了疑惑,但在下一秒他就又恢复了他本该具备的平静与对王耀特有的冰冷和漠然,他直接穿过他的身边拿钥匙去开门,那样子活像是看见了一片随处可见的空气。

但不论如何,即使王耀的确老是腰酸背痛腿抽筋,但是要说是力气他还是能拼得过这么一个轻薄的少年的,于是转眼之间,他一手扣住了正要被本田菊关上的防盗门,很自然地从他的身边蹭了进去。

“菊是不是没有戴眼镜?所以才根本没有看见我刚刚站在那里?”

“老师……”本田菊迫不得已地和王耀发生了对话,他似乎有些被王耀刚刚堪称失礼的行为吓到了。
“请您出去,这里是我的私人空间……”

但很明显王耀并不这么想,他转身拉上了尚未被完全关闭的大门,径直走到了看起来很舒服的沙发前坐下,还很自觉地用桌子下的一次性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我作为你的班主任再怎么可怜还是有家访权的,”他不满地看着眼前倔强的少年喝了口水。
“你父母什么时候回来?还有,我必须得问问你刚刚那端时间都去干什么了?我从学校走到你家只用了20分钟。”

但意料之内的,本田菊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他默默地朝王耀偏了偏头,许久之后,他似乎终于想起了一个回答得上的问题。
“没来。”
“什么没来?”
“我父母,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中国。”
这句话差点惊得王耀把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喷了出来。他因为被呛了一口而拍着胸口咳嗽了半天,半天之后,他还顾不得擦掉嘴上的水渍就开始翻看自己手机里存着的点名册,却怎么也找不着本田菊父母的联系方式。
“这么说这一年多都是你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他们压根没有过来陪你?”

“对,我一个人,他们只负责给我生活费。”

“啧……”王耀看着本田菊习以为常的表情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件事情表态,他觉得本田菊有些可怜,但是很明显当事人却并不这么想。

“这要是被那些专家知道了,准能再胡咧咧上个几十万字来抨击中国孩子的独立自主性……,但这完全是病态的生活状态。”王耀暗自想着,他想他也许是找到了本田菊一直不愿意和他说话的原因了。

说不定他真的是个孤独的孩子呢?自己也许真的在许多地方上误解了本田菊,他想他应该给予本田菊更多的爱而不是责备,但是他这许多天做得事情简直就是和他真正得去做的事情南辕北辙……
无论如何要改变这种现状,他王耀就得先改变自己才对 ,他身为老师兼班主任应该给这个远在异乡的留学生投入更多的感情,而不是无休止的对着干。他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地忽然抬起头来,走到低着头的本田菊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菊,你现在晚饭都在外面吃吗?”

“不,在下自己会……”

“诶呀诶呀别的不用说我都懂我都明白!总之我决定了,从明天起,我会来你家给你做饭的。我做饭好吃可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事情 ,所以放心吧!和那个外教亚瑟.柯克兰做的完全不一样!”

“不……王老师……我……”本田菊基本要被王耀这忽然转变的态度吓到说不出话来,他还想解释些什么但王耀已经一脸灿烂的和他挥手告别关门走人了,留他一个人立在屋子里久久不能平静。

“在下……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本田菊感觉自己就在刚刚做了一发可能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儿,他有些绝望地坐在了刚刚才摆脱了王耀的松软沙发上,用一只手捂着脸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抱歉啊,各位该死的神明大人,在下收回刚刚在外面说的话……”本田菊坐起来,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手抚着自己快要炸开的胃。

“王老师……您刚刚到底想到什么了啊——!”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