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头像来自祝君,她超级好!

aph普通文手,只是文手,并非画手,拙作还请各位包涵www。

主耀,仏,露,湾,菊,勇。

联五轴三,皆有涉及,cp吃得杂。本命极东,但大多数时候会产勇耀的粮食。

雷fo慎qwq,

以及爱p甜甜,爱霹雳,霹雳主吃最绮【比心心】

aph外一般无产出,请谅解。

朝生暮往

                              【贰】

自从上了25岁后,王耀就开始觉得自己可能已经不适合当一个老师了,他现在不仅身体僵硬,没有女朋友,还可能随时因为各种原因在讲台上把腰闪了。

例如现在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班里的气氛非常的沉静,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了他们弓下腰去捡粉笔却再也没能把背直起来的王老师身上,而第一排的同学则更是为难,他们一方面想要上前将处境尴尬的王耀扶起来,却又担心扶不好再让他的腰部受到更大的伤害。王耀的感觉则更是糟糕,他相信自己在a校利用好几年才树立起来的威严就要这么完蛋了。

“来……这到题……那个……化学课代表上来解了!”

“老师啊……化学课代表请假了……”

“那上次化学全班第一是谁……给我上来解了……快!”屋漏偏遭连夜雨,王耀此时只想着赶紧将课上下去,却连自己的课代表都找不见?!他无奈只好随便喊来个差不多顶点用的,但班里却悄无声息。
“谁啊!上次我们班没有全班第一吗?!给我上来!”
室内偏偏还是安静得一声不发,许久过后,墙角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平静的回答。

“不会。”

一瞬间,全班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个勇敢的回答者,本田菊面无表情地站在座位前,朝正在向他拼命打手势的班长歪了歪脑袋。
王耀听见这熟悉的声线后简直快要晕了,他强行忍耐住自己颤抖着的声线,轻轻地将头向本田菊转了过去。

“不会是吧,好,我晚上去你家给你补补课昂,本田同学。”
“父母在家,恐怕不便接待老师。”
霎时间,全班都感觉到了从王耀身上所散发出来代表盛怒的黑气,可怜的班长绝望地给本田菊打着示意他闭嘴的手势,却依旧还是挨了一道“歪头杀”。幸好在那之后下课铃终于响了,要不然王耀恐怕是得被活活卡死在讲台上,下都下不来。大家静静地看着王耀摆出一个下课的手势,一步一步地扶着墙踱了出去。随后全班立刻爆炸开来。

“本田菊你也太NB了吧!敢那么怼老王!”
“你真不怕他喂你吃粉笔?小伙子好胆量啊!”
有几个男生聚集在本田菊的座位前,对他刚才“英勇”的行径大加赞赏,但作为当事人的菊也只是微微一笑,随后便丢下他们从后门出去了。
“诶诶?你看他出去了诶……”班长忧心忡忡地看向有些我行我素的本田菊,自语道“你说他会不会去向王老师道歉?”
“他?我觉得他和王老师不要打起来都是最好的了,还道歉,我都怀疑他们两个该不是上辈子结仇了吧,跟死敌似的……”

班里同学讨论得热闹,而与此同时,本田菊就站在教室后门外,思考着今天课上的事情。

看起来,王耀的身体不是很好,本田菊皱着眉头,暗自想着。随后他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教师办公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
放学后,本田菊果然没有理会王耀家访的计划,先行擅自离开了。留下王耀一个人对着他空空荡荡的座位说不出的尴尬。

“为什么他非要这个样子呢……”绝望的老师脱力般地扶住桌子旁的墙,用一只手捂住自己发黑的印堂,和他一起回家的同事见了都不由得在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叹了口气。

“李老师……要不今天你先走吧。”王耀答谢了同事的安慰,随后谢绝了他晚上一起吃饭的邀请。

“我今天是一定要去找那小子好好说说了。”

而就在此时,本田菊还走在回家的路上而对王耀的想法一无所知,他想着自己从前的一些事情,有在日本发生的,也有在中国发生的……他想的有些入迷,竟不小心撞到了身前的路人。
“啊啊……很抱歉,我……”他抬起头来正要道歉,却看见了对方凶神恶煞的脸。

几个穿着马甲的强壮男人围着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同校女孩儿,其中一个转过身来盯着他不放。
“这就是你叫来的人?”

那女孩儿看着本田菊,两双戴着美瞳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那男人见状,竟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比在女孩儿白净的脸上,威胁似的笑笑。

“是吗?还是不是?!”

“是是是!是他!是他!放我走,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是他!”女孩儿像是精神崩溃了,她叫喊着伸手指向完全摸不着情况的本田菊,那男人听罢,却不肯放开姑娘的手腕,而是直接拉着她走向了本田菊的面前。
“小子,却问你,你是不是这娘们儿叫来的人?这事儿险得很,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胡说。”
本田菊被这无中生有的事情搞得有些心烦,他着实是想要实话实说撇开这麻烦的事情,可当他正准备开口时却看见了女孩儿泪流满面的脸和晃动着的头……

“正是在下,请您放开她。”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女孩儿的胳膊,想要将她拽到自己的身边,但那男人却还是不肯放手,他咳了一声,竟就引得身边十几个人将菊和女孩儿统统围住。

“你想着真能这么简单的走开?”男人残忍得勾了勾嘴角,朝本田菊道。
“看你这身板,相必今天也是没什么防备的,不然我们约个时间,你带你的人我带我的人,来一场?”

“……”菊确实是恨透了这些麻烦的后事,但是他此时也不能和他们大打出手,毕竟如果自己斗殴是事情被王耀知道了就什么都完了。

但是现在还能怎么办?躲过一劫算一劫吧。

“昂……好。”本田菊随口将男人答应了下来,然后便拉着女孩儿从他们让出的一条路里冲了出去。女孩儿跟着本田菊上气不接下气的跑着,终于在一个转角处松开了本田菊的手,停在原地大喘了起来。本田菊告诫她以后不要再走这条路后,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在除了家和学校以外的任何地方逗留太长的时间,也不想沾染太多麻烦的事情,更不想和王耀有所牵扯,但是,神明似乎并不如他的意……
自从转到a校来的第一天,本田菊就暗自发誓绝不会和王耀说话,更不希望他对自己产生任何感情,但是一切都好像事与愿违,他不可能不接触王耀,王耀看起来也不想与自己断了所谓的师生情分,即使自己表现得再冷淡,再目中无人……

“呐……你们还没有玩够吗?”他抬头看向天空,万里苍穹晴朗漂亮,但在本田菊眼里却全是嘲讽的意味,他觉得阳光刺眼的厉害,就眯起眼睛却不转移自己意味深长的目光。
“这一次,我会赢,我一定会赢……”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