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在娶你过门之前,我是打不死的蝴蝶君!”



【暂退】



头像来自祝君,她超级好!


爱p甜甜,爱霹雳,霹雳主吃最绮和金银双秀!!【比心心】

【初恋组】致我的挚爱


【这是一封没有被寄出去的信】
【和一个再也回不来了的人……】

我的存在从出生开始,本就是一场空头的许诺。我带着长不大的身体飘零至今,原以为就将这样在不知何时化为浮沫消散。

但这暗无天日的生活却忽然出现了一束光————

我曾是那样的,那样努力的想要去视而不见,没有未来的转瞬即逝何必去染指不可能得到东西。

我保证,我向日耳曼民族保证,我真的存在这种理智的希翼,我躲开过,拼命的蜷缩在黑暗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不去同他说话。但心底的薪柴却被阳光点燃,自内向外的将我熊熊燃烧。

我败了,并幸福的溃不成军。

欢乐魔鬼在天边低语,我受了蛊惑。接过他递来的画笔。从此一眼入画,连同灵魂沉沦其中。

欢乐魔鬼在溪水边嬉闹,我受了蛊惑。瞄向他洁白的肩头,万丈阳光刺进我的眼睛,瞬间一切就都有了颜色。

我不曾在乎食物美味与否,却在此时希望这双无能的手啊,能做出佳肴。

我曾度日如年,倍受生命的煎熬,却在你身边看见时光荏苒,白驹过膝。

亲爱的,你听我说,原谅我的失礼,我想替你揉平眉心郁结,许你天下太平。

亲爱的,你是否还怕我,怕我或生或死或消亡?求你不要害怕,暂听我心节律铿锵。

虔诚如此,一愿求之,我愿意跪在你的身边,请求一个奇迹。

求你给我这罪恶怯懦之人一个家吧。

我将因感恩而回报给你画中繁花,回报给你千山万水 ,回报给你一个梦,一个关于你的梦。

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梦……

但那日的火依旧烧着。

你不知道我画了你,也不会知道我将它带在身边,这场大火烧毁我的一却,却没有烧到你的心里 。

我感到,很幸运。

我现在依旧听得见火的声音,你送给我的地板刷,我想要以后给你看的,你的画像。它们都在那场狂欢里噼里啪啦的开着宴会,调笑着,审判着。

那比我经历的任何一场审判都要难熬。

我确实很好,你不要担心我,昨天基尔给我念了格林童话。像是哄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子一样的,给我念书听。

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过那些故事。

小美人鱼最终化作泡沫消失了,而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王子永远的忘记了小美人鱼……

亲爱的,我很累了,我想睡一觉。

亲爱的,别再等了,面包凉了,不好吃了。

亲爱的,亲爱的,走吧,去吧,你看看前面的路,看看身边的人。

没人知道小美人鱼最后是怎么想的。

但是我知道,她最终成为了世界上最快乐的浮沫。

——致 我的挚爱

1806.8.6

●注【弗朗茨二世于1806年8月6日放弃神圣罗马帝号,仅保留奥地利帝号。神圣罗马帝国正式灭亡。】

一周目当场去世……!!

狐狸和狗天长地久!!经典台词留念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动画化后的费里西会变得呆呆的……

其实漫画里费里真的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变得会聊又会撩的人才,时不时腹黑耍帅不管怎么看都很酷!【图为自拍】

????

阿咸――正在修炼中:

我靠kkkkkk

沉迷异色的亦怜:

占tag歉!!!!!
【求扩!!!】
【此家为盗印!!!!】【盗印店家看P2】
我真是没想到就我这垃圾销量的本子也会被盗印???而且第一次出本就遇上这种破事儿。

授权的店家是→◆三只喵工作室◆
其他的一律为盗印!!!!!!

而且上面显示销量2,不知道是哪两位小天使错买了盗印的!盗印店家给不给发货还不好说,就算会发货质量也很差!
除了店名以外界面的其他东西布置得几乎一样,希望大家擦亮眼睛不要被骗了呀!!

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忙举报一下!!万分感谢!!

我国建国1949,朝鲜建国1948

我就不说什么了……

这是什么原理???

【勇耀】永恒之夏

之前小料的新文,过去了这么长时间简直就像是黑历史一样了qwq!

还是发出来吧www,没有买小料的朋友们看过来ww!

——————

任勇洙抱着一摞子巨大的画本,走了很久才将它们扔在王耀车的后备箱里,他搁下那负担,随后就抱着手看向王耀,任凭自己听见书本在不怎么干净的绒垫上轰然倒塌。

“我想我们已经可以出发了。”任勇洙的嘴角在说话的时候轻佻上扬,王耀坐在车里避暑,一手拿着半根冰棒,他无所谓地哼了一声,示意任勇洙上车。随后他开动车子,将CD的声音放到了最大。

任勇洙在他身边喋喋不休,而现在他不想去听那个人在说些什么,他只顾着开车,路过一个又一个电线杆,听着导航的指向上了高速,冰棒被他咬在嘴里有一会儿了,以至于他觉得自己的下巴颏有些酸痛,于是他示意任勇洙将它拿住,对方笑着接受了他的意思,但王耀实在是对于任勇洙指尖暧昧的帮他将脸上被冰湿的水渍抹掉的行为非常不满。他瞪了副驾驶一眼,但任勇洙却拿着冰棒对他微笑,让人不知道怎么责怪。

他早就问过任勇洙是不是个gay了,王耀并不介意这一切,但是当时作为正准备合租的舍友,他还是觉得将事情问清楚来的比较方便。当时任勇洙告诉自己,他是没有过任何恋爱史的,所以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当年王耀信了,可现在他不信了,他依稀记着那些满脸娇羞地将情书递给自己传话的小姑娘们,女孩儿们一字一句的小心翼翼和虔诚与任勇洙阅读完她们告白后的轻巧与无动于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耀有时恨恨地想着,要是哪天有个姑娘真有能耐把这货带走他就真的要谢天谢地了。他是个画画的,读着一所名校的美术专业系,每天的热情全都给了那些其他人理解不了的画布颜料画中人。而任勇洙就完全不同了,他是学院偶像社团的主唱,站在台上闪闪发光迷妹一抓一大把,这种张扬的太阳一般的人想当初就这么硬生生地冲进了像个半发霉蘑菇似的王耀的生活。搞的他几乎措手不及,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如今他们要搬家了,搬到一个更加空旷,也离学院更加近的地方。

这个决定是有风险的,王耀在和任勇洙一起将巨大的画板搬上二楼时暗暗地想着,他自己是没事的,毕竟身为一个透明人,王耀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哪个闲人在平时来敲门打扰自己作画,但任勇洙就不同了,王耀在擦家具时心里一直在祈祷,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任勇洙的行踪,以防自家的门槛被踩烂。

但任勇洙就像是不自知自己的存在感一样,在搞完一切就就想着叫朋友来聚聚,王耀惊恐地一把夺下他的手机,平行扔到了沙发底下。

“我的手机啊啊啊!”惨叫声立刻就响了起来,王耀怒气冲冲地一下子坐到沙发上,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

“你要是不给我隐藏行踪就搬出去。”

王耀的话一字一句冰冷冷的,像是命令,任勇洙明白王耀话里的原因,他只好尴尬地捡起手机,挨着王耀坐下了。

“大哥,我们现在只有一张床。”

“所以呢?”

“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裸睡的习惯。”任勇洙感觉到了炎热,他一颗一颗解起了扣子,露出了健硕的肌肉。


“我觉得两个男人即使光着身子睡在一起也没什么问题。”

“我觉得大有问题……”王耀想起上次和任勇洙同床的经历,他早上醒来时黑着眼圈,无精打采地刷着牙,甚至都在怀疑自己前一天晚上是否演变成了一块儿成精的抱枕 。这使得他现在疯狂地摇头抗争这糟糕的提议。

“我不管你了,我去画画,我现在就去,我管你怎么睡呢!”王耀说着离开了沙发,任勇洙的笑声在他身后不间断地想着,王耀怎么也搞不懂他在笑什么。直到他坐在画板前的凳子上,都还在偷偷想着任勇洙这几个月来对自己的态度。

是的,任勇洙从前不是这么黏着王耀的。他其实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王耀记得他们刚刚住在一起的时候,任勇洙常常在外面排练到深夜才回到房子,自己那会儿也许是看不下去这年轻人沉重的身躯和劳累的脸,就总是会给他泡些咖啡喝,后来他们变亲近了,但任勇洙顶多也就是仗着身高优势逗逗他,他从来没想到任勇洙会撩他——至少在王耀看来任勇洙是真的在撩他,最近以来,他不厌其烦地给自己发一些奇怪的情话再说自己发错了人,帮自己搅好所有的颜料削好所有的笔,他不断建议着王耀给自己画幅画,或者时而在王耀的耳后轻轻吹气,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得。

“也许我擅长哄孩子,但是我绝不擅长照顾这么一个大孩子。”王耀想着这些,什么都画不出来了,他站起身子来,走回了任勇洙待着的客厅,他看见任勇洙坐在那里,曲着一条腿,将额头抵在膝盖上,呼吸均匀,平静而富有韵律。两年的合租经验告诉王耀,他这是睡着了。

“所以我说我不擅长照顾大孩子了……”王耀叹着气自言自语了一声,将任勇洙放平,盖上了毯子。

“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照料他了!”王耀这么发誓道“谁知道以后我不在了之后他会不会半夜被冻醒?!如果他感冒了,那最好!我把他惯坏了,当年我刚刚认识他那会儿他还不这样。”

王耀想着自己离开任勇洙后的样子,不由得感觉心里有些放不下,在王耀眼里,任勇洙还是个孩子——他确实比自己小了些年纪,他也许是个偶像,有着俊朗的相貌和极佳的嗓音,但他在生活里绝不是个偶像,他需要人照顾。

但是他们快要毕业了呀。想到这里,王耀就彻底不想听见墙上钟摆的声音了,他忽然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关心任勇洙,也许是因为假期到了,任勇洙前几天承诺过,自己会带着王耀在这附近转一转,他生怕王耀天天将自己闷在屋子里会生病……哦,不,他不该去想这些,他现在就不想想起关于任勇洙的任何事情!!

王耀想着,把头闷在了被子里沉沉睡去了。

——————————


————

任勇洙第一次遇见王耀是在大一的一个早上,他偶然瞥见画室里正在画画的人在画架前穿过一缕阳光,给自己的素描落下最后一笔线条,王耀当时在微笑,那微笑竟莫名就和阳光缠绕在了一起,让任勇洙的心跳重了几拍。

王耀一定不会知道任勇洙第一次见到他时心里在想着什么,任勇洙后来总是以“巨星”一词来形容那时的王耀,他看见他在自己的舞台上掌控全局,却悠然自得的像是一位心怀出世之意的隐士。他后来离开组合宿舍,只身和王耀合租前,甚至还夸大其词地告诉队友,自己要去揭开仙人的真实面目了。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任勇洙可能是看上王耀了,他们准备着几天后看见任勇洙宣布恋爱消息后迷妹们疯狂哭泣,但这消息却被迟迟延后了很久很久,时间一长大家也就都忘了,忘了任勇洙还有个在意的人的事,甚至给他介绍起了学校里好看的姑娘。但任勇洙当然是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和王耀告过白,他只是一心对王耀好,例如就在几天前,当时任勇洙正和队里其他人在进行毕业演出前最后一次排练,而之后的他们就将去各自找工作实习,任勇洙重视极了这次练习,他光是选址就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然后就在排练开始前王耀一个电话打来要任勇洙帮忙搬家,他就急急地把话筒一扔,衣服一换,连妆都来不及卸就往外冲,惹得队友们连连惊呼,主唱疯了。

然而只有任勇洙的好哥们儿王嘉龙懂得他的想法,少年抱着手倚着琴,讲声音拖的长长的说,主唱脑子合适得很!这明摆着是朝着抱得美人归的终极目标去的。

但任勇洙终是没有王嘉龙说得那么擅于恋爱,他甚至没有追求过王耀,也不知道怎么追求王耀,他当然不是为了等着王耀给他告白才这么做的,换句话说,任勇洙没有恋爱细胞,他可以爱上一个人,却不知道怎么得到他爱着的人,除了去不自觉地靠近那个人外,他在爱情里显得是那么的无能无力。

就像现在,他开着车,想着自己的心思,但那悲凉也算是转瞬而逝了,他带着王耀是出来玩的,他准备到附近的郊野里去自助烧烤,并且坚定地拒绝了王耀带着画具出来的决定,在他眼里,王耀画画时固然帅气,但再这么下去他总有一天会得颈椎病的。王耀没带画具,坐在车后排显得非常无聊,但时间长了,他就会不断往外看看,当看见满眼的青山绿水时,他终于笑了,他笑着打开窗户,将头探了出去,听见潺潺的流水声和鸟儿鸣叫 ,以及任勇洙亲切的询问。

“好看吗?”

“很好啊!!”

“这是我小时候发现的地方,十几年了,却一直没怎么变……”任勇洙看着周遭的景色,满怀深情地说,顺便及时咽下了自己的那句“我一直想要带你来看看。”,才避免了一场口角。

他将车停在了一处空地,和王耀一起扎好了帐篷,王耀看起来是很少到这种郊外来晃悠的,眼神不住地往外瞅者,但是他还是选择待在安全的帐篷里,任勇洙躺在他的身边,往两人身上喷花露水。

可王耀就是个不愿意闲下了的人,他休息了一会儿就立刻钻出帐篷摆烤架,他从小很少遇见这种情境,现在他看一切都是可爱的,无论山水,还是在身后帐篷里躺着的任勇洙 。直到夜幕降临他都在忙,像是回到了自己童年里的某一天,而任勇洙就这么看着他捣鼓,看着他将火生了起来,他出了帐篷,帮王耀烤东西吃。

任勇洙举着手里的烤串,不肯递给王耀,他妄想着王耀会愿意和他去抢,然后自己咬下一块儿来喂给他,就像是……像是普通的情人那样。但是王耀又怎么会那么做呢?他那金色的瞳孔在火焰的衬托下更加明亮漂亮,像是被火炼化的金水那样盈盈的闪烁,王耀一直拿着纸以保证自己唇周的干净,这简直是在强调!强调任勇洙不能去吻他……

陷入恋爱幻想的青年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匆忙离开了王耀,就说是自己饱了,随后站的远远地看着那人动作,王耀见任勇洙走了就想将火熄了,但是他此时看见了一只垂着尾巴的小奶狗可怜兮兮地从前方挪过来,就干脆多烤了几串肉放在手里,一点一点微笑着看小家伙儿将他们吃完,还一边用手抚摸小狗崽的脑袋,直到那小家伙儿的尾巴终于冲自己摇了起来。

任勇洙在不远处看着王耀的动作,就不自觉地笑着,看上去就像是看见了自己最宝贵的什么东西发出了好看的光彩一样,他掏出手机,将王耀的图片发给了王嘉龙。

“他真可爱。”


王嘉龙立刻就回复了他,任勇洙看着他的话无奈地咬了咬嘴唇。

“其实你自己恨不得变成那只狗子?”

“要说实话吗?那好吧。想。”任勇洙敲了一串字发送了过去,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

这一次对方似乎是思考了很久,任勇洙在几分钟就看见了自己手机一屏幕的气泡,他别的都忽略了,只记得最后的那句“若是还不下手,毕业后真的连狗子都不如了怎么办。”

王耀会那么想自己?任勇洙忽然意识到了感情的脆弱,他想起他们都要毕业了,而那之后,如果他们分道扬镳,如果他们再也不联系的话,形同陌路也不过是几年光景。任勇洙一想到这些就怕得要命,没人明白他究竟将王耀看成了什么,反正绝不是简单的追求对象。如果说当年任勇洙第一次心动时的感情还是一种明显的仰慕的话,那现在他就已经说不清了。

那是爱情,是被两年光阴所惊艳而出的爱情,不是一朝一夕的幻觉或者仰慕,是没有余地的爱情,任勇洙时而想着,他的此生说不定也就一个王耀了。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还很年轻,没有权利谈一生,但是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他想和王耀共度此生,这种想法时而出现在他的脑子里,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他要和王耀好好谈谈。

王耀夜深时才和那只小狗道别,他进入帐篷,没有灯,所以也看不清任勇洙的表情。结果他就被一把抓进了一个宽阔的睡袋,任勇洙没有告诉他买的是双人睡袋!所以当任勇洙的手攀上他的后背时,他还是不自觉的浑身颤了一下,他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烧,还好现在是晚上,才不会被任勇洙发现自己的表情 。

“大哥,你这两年……一直都在帮我啊。”任勇洙说话有些磕绊,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快极了,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你也知道……我当时刚刚去那儿……我无依无靠的,只有音乐,音乐,还有舞台。”

“你的演唱会的确都很不错,风格和平时大相径庭。”王耀感觉得到任勇洙正在将自己抱得更紧,他的脸贴在任勇洙的胸膛上,轻易就听见了那里面飞速运作的心脏。

“你觉得音乐对我怎么样?重要?……还是?”

“重要啊。”王耀总有种感觉,任勇洙似乎设下了一个圈套,而自己就循着那个踪迹往圈套里跳。

“可是……你比音乐都重要!”

夜色很快沉寂了下去,任勇洙为了在寂静里听到王耀的只言片语甚至不敢呼吸,但是王耀沉默了很久,最后他终于发问。

“那为什么。”

为什么?他自然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就是想要听原因!他想听任勇洙说出原因,即使他不知道自己会回答什么,但是他只想听听……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终于,在月亮的光芒都渐渐黯淡下去,小奶狗都因为困顿而开始打鼾的时候,王耀才从游弋的气息里听见了一声像幻觉一样轻的答复,他将脸紧紧贴着任勇洙的身子,拼命嗅着他身上清爽好闻的味道,想让自己冷静下去。随后他终于逃避着搂着任勇洙睡着了。

他听见他说——


“我爱你。”


———————————


————

任勇洙没有得到答复,对于他来说,简而言之,就是被拒绝了,他在那之后向王耀确认了好几次,但全部被王耀支开,或是用别的话题敷衍过去。

王耀并不是不去回答 ,而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像是任勇洙这种万众瞩目的人,如果真的向大家告知了自己的爱人是个男人……或者这还不在考虑范围,王耀知道自己就算失去和任勇洙恋爱的机会也不敢看着他在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后再从自己生命里消失,那太痛苦了,他会死的!得到再拿走他可受不了,他一定会死的!

但就状态而言,现在的任勇洙倒像是已经要一命呜呼了,他冲动之下的告白反倒得到了这样的下场,说起来也不是很惨,但心痛是真的,绝望也是真的。他宁愿那天晚上王耀将他扔出帐篷,而不是……,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王耀,但是他能够感觉到王耀对自己的冷淡和逃避。他再也不和他同一桌吃饭了,也很少和他说话……总之最后,任勇洙还是凭借着自己那渺小的恋爱细胞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被甩了 。


有一次,任勇洙还是试着在王耀身边坐下去抓住他的胳膊的时候,就立刻看见王耀将手抽了出去。他在绝望之余和他那故作幽默的对话全然没有作用,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将好不容易得到了的水晶球故意砸碎的小孩,他只是想触摸那水晶球里面的小雕饰,就失去了整个心爱之物。但这还不够,他甚至还记得王耀最近唯一对自己说得话就是劝自己找个女朋友,使任勇洙几乎要被搞的哭笑不得。

太凄惨了,太狼狈了。任勇洙想着,恨不得能够大哭一场。

但王耀那天其实真的也就是那么说说,即使是真心的,是货真价实的真心,那是他在拼命想要逃离任勇洙之余编出来的谎话,他觉得,如果任勇洙有了女朋友,或者其他男朋友的话,他就不会再这么慌乱了,他们的关系就能回到从前,即使生活中可能会有第三个人的出现……

可王耀自己都没有注意,在他想到第三个人的时候,都总是不自觉地使劲儿掐着自己的手心,像是要把什么极为憎恨的东西捏死一样。但他偏偏还是爱和任勇洙提起来,直到有一次任勇洙答了声“嗯。”

自己听错了吧!?王耀这么自顾自地想着,拼命地想要淡忘那声音。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王耀回到学校后,依旧准备迎接那被小姑娘不停帮忙带话的日常,但是他这次是发自内心的不愿意!所以,他尽量就那么待在画室里,基本不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可他还是在有一天回家时被盯上了,一个刚刚上大一的小姑娘,颤颤巍巍地站在他的眼前,手抖的甚至拿不稳一封情书,和他说话时礼貌得要命,几乎每一句话都不缺敬语。

王耀抬头看着那个扎着低马尾架着眼镜的素颜女孩儿,一时心里只想抱怨任勇洙,他到底是坑了多少好姑娘啊!但是不管是不是好姑娘,王耀脆弱的神经都要受不了这么被继续刺激下去了,他正想着办法好礼貌的拒绝女孩儿的请求,却被一片熟悉的阴影挡住了阳光 。

女孩儿当时就呆在了原地,拿着情书的手被要告白的对象一把抓住,任勇洙笑着将那封情书从她指缝里抽了出来。王耀目瞪口呆地回过头去,不知任勇洙这么做的原因。

但是任勇洙已经打开了情书,他看起来看得很专注,专注地看了很多遍,其实他也正是这么做的,最终他挡住王耀站在了女孩儿前面,礼貌的将情书还给了她。

“你字很好看。”

“对不起……我我……”女孩儿此时已经被吓呆了,她像是被钉在了原地,想要逃开但是一点也不能动弹。

“好姑娘……她要被拒绝了。”王耀心里这么理所当然的想着,他从来没有见过任勇洙答应任何人的告白。

但他这次却再也没有听见那直白是拒绝,王耀看见任勇洙欠了欠身子,好能帮女孩儿擦干净脸上的眼泪。他的眼睛被自己睁得老大,猛然间,王耀有些急了,他看见任勇洙张开口,一字一句地和女孩儿说着什么东西,直到那姑娘的面色由悲转喜,快乐使她平庸的脸上像是被镀上一层金般立刻好看了起来。

王耀似乎感受到了末日审判的来临,他的教养支撑着他不动声色,不然现在他绝对会拉着任勇洙消失在女孩儿的视线里的。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还没有!任勇洙一定不会答应他的,因为他喜欢的是……是……

几秒钟后,王耀几乎被自己可悲的想法气晕了,他怎么能这样?任勇洙并不是他的所有物,他此时应该祝那姑娘幸福,祝福她能够如愿以偿,并在之后在家里为了庆祝开上三瓶香槟!因为他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啊!

但是他那么期待,那么期待任勇洙现在能够偷偷看自己一眼,好告诉他这不过是一个气人的恶作剧,或者礼貌地拒绝那个女孩儿,并和自己回去。

和之前的两年的每一天一样!

然而他们的耳语终于结束了,王耀最终看见任勇洙拉起了女孩儿怯生生的小手走到了学校的路上,像是在宣告什么东西,王耀跟在他们后面,一路上他听得见各位姑娘和小伙子的惊叫和呼喊,王耀就那么跟着他们,直到最后任勇洙走斤了乐队的活动部。

“伙计们,我有女朋友了。”

随后整个乐队几乎是炸了,几个小年轻疯了一样的跑到任勇洙的身边,好看看究竟是哪个绝色美女能让他们坐怀不乱的主唱看上,而女孩儿则是被他们吓了一大跳,手上不禁攥任勇洙的手攥得更加紧了一点,王耀发现了这个细节,他咬着嘴角,故作轻松。

然后各位就拿出一整听的易拉罐啤酒,任勇洙和他们闹着,全程基本把王耀晾在了一边,只有王嘉龙心领神会地看了看王耀,和他碰了一下易拉罐。

“两年已经够消磨很多东西了,亲情也能逝去,何况爱情。”

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王耀通常一个人待在家里,他把自己关在画室疯狂画着什么东西,废寝忘食不吃不喝,几天下来竟然就消瘦了不少。他知道任勇洙不会回来,绝不会回来,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出去,因为现在哪怕踏出画室一部,他都会感觉恐惧,感觉绝望,而王嘉龙的那句话也一直萦绕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逝去过。

他将自己所有的感情和爱,奉献给了自己的画面,奉献给了画中的人,遗忘了自己。

————————


————


毕业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而任勇洙的演唱会也如期而至,王耀此时已经和他分开了差不多两个月有余,今天他特地离开学校前往了另一个城市的招娉会,他是不想看见,不想看见那个舞台上发光着的他和自己再也毫无关联,所以他直接就选择了离开,眼不见为净。

此时他正坐在地铁里,耳朵上塞着耳机,将声音开到最大,全然不顾对面老太太一脸的嫌弃,他仰着头,只看车灯,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简历带了没有。但反正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他反而希望自己忙,忙到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情,这样心里也能好受点儿。

然后耳内的音乐卡了一下,王耀想,恐怕是有人发来了短信,不过那也没什么关系。他继续闭着眼镜听歌,直到那些卡顿和震动再也没有停顿。

好奇心使他粗暴烦躁地拽下耳机,他狠狠地瞪着手机屏幕,心里咒骂着那个不断打扰自己的人,他解锁,发现了二十来条短信和未接电话,前十几条来自任勇洙,后面几条无一例外全是来自王嘉龙的。他寻摸了一下,点开了王嘉龙的短信。

【快啊!任勇洙没有你不上场!他已经开始脱演出服了!】

【王耀!求你了!我们的乐队不能没有主唱……】

【我劝他去了,但是我答应他你会过来,伙计,别让我失信于最好的朋友!!】

【你要是今天不来,不来带他走……他就得跟着组合出道巡演了,快来吧!】

王耀看了看这些短信,觉得有些可笑,他不知道为什么任勇洙会这么需要自己,是那个女孩儿把他甩了吗!?世界这么大,他王耀没了谁不行啊?好人多了,比他好的多了,大不了再找一个……

世界那么大……那么大……王耀想着,忽然心里抽痛了起来。

世界太大了,弄丢一个人,说不定就再也找不着了,就再也看不到了……王耀知道今天过后他们就要退掉房子,然后从此他们再也没有了聚在一起的理由,不是同学也不是舍友,只是两个陌路人。

王耀的手也跟着自己的思路挣扎着,许久以后,他顿悟般的将耳机拔掉,乘着地铁到站推开人群冲破阻力跑了下去。

他得回去!就算为了自己,他得回去!!

王耀一咬牙,飚到地上叫停了一辆出租车。

——————


——————————

任勇洙此时正看着远处的入口出神,观众正在入场,他紧盯着有没有自己在意的那个人。但十几分钟过去了,他感觉有些失望,不敢再往外面的方向去看,直到前奏响起。

开始了,最后的演唱会开始了,他不得不将心收回来,一心一意地全将自己放在歌声里,而那个被她接受的告白的女孩儿此时正坐在席位的最后方 ,眼睛不住地往外瞟着,像是在等着谁都到来。而观众席逐渐座无虚席,人们在副歌的时候拼命尖叫,挥舞手里的荧光棒,为了他们眼里万众瞩目的明星。

但在任勇洙眼里,这偌大的会场却是空的,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而唯一的一个座位就在自己的前方,等待着它的主人到来。

但是即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个人却依旧没有出现,他忘情地唱着,唱到快要飙出眼泪来,曲子完了一首又一首,最终,全员限定的歌曲结束了。

任勇洙依旧没有见到唯一的座位上有什么人经过的痕迹,他的嗓子忽然被噎住了,眼圈有些发红,他苦笑了一下,但是他现在在舞台上,不能失态。

“最后一首歌……我要献给我一直爱着的那个人……!”他接过话筒,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充满希望。

此时王耀已经冲进了会场,他在走廊里清楚地听见了这句话,于是他呆住了,脚步逐渐慢了下来。


“他要给那个女孩儿唱歌了。”王耀悲伤地想着,痛苦地一步一步往里走着。

“谢谢他一直以来的陪伴!”

“不是她……不是她,是……是……”王耀听见任勇洙这么说着,竟再也忍受不了悲伤的情绪,他觉得自己的头痛得厉害,任勇洙的这句话,就像是让自己被什么人顶替了一样,听着让人太不舒服。

此时王耀已经走到了会场里,那个女孩儿看见了他,不顾他震惊的神色,一把将王耀拽了过去,随后那女孩儿站起来,朝暗地里的其他队员招了招手,王嘉龙看见王耀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来,王耀同样用微笑回敬了他。

然后女孩抓住了他的手,温柔地对他说话。

“你走了两个月,然后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任先生他接受我告白那天晚上一直在哭,喊着你的名字……”

“天啊?他还真是做了够失礼的事情!”王耀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些诧异。

任勇洙怎么会在她面前提起自己呢?

“对,然后我就和他分手啦,他说,你让他找个女朋友去,他就找了。”女孩儿说到这里,不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王耀有些哭笑不得地听着这个理论,只觉得自己被甩了好大一口锅。

“他今天……没错,学长,他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啊!他那么喜欢你,喜欢到了那么久都没有找过其他人,我想她那天找我,一定只是想让你多在意一下他,但是他方法错了……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啊,你能不明白吗?你比我了解他要多得多啊!”姑娘说这话时眼里发着光芒,像是在传一段佳话。

王耀震惊地听着她所有的话,此时任勇洙已经开始唱歌了,姑娘对着他嘘了一声,然后全场就不约而同的静了下来。

任勇洙的曲子编了很久,王耀知道,他从前一直都在写什么东西,但是从来不肯给他看,王耀从来不知道万众瞩目的感觉,但唯独今天,他感受到了,感受到了那爱情在所有人的心中熠熠生辉,他站在任勇洙的面前,忽视了所有,眼里只有他唯一的明星。

王耀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了这么正确的一个决定。

一曲完毕,任勇洙小心翼翼的扫视着观众席,直到他看见了最后排的王耀——那一瞬间,任勇洙觉得自己的躯壳被注入了全新的灵魂,他复活了,在两个月的死亡后重新复活了。于是,他将话筒放在嘴边,用尽自己最大的声音呼喊了出来。

“王耀!听得见吗!!!王耀!!!”

王耀将手放在嘴边全当阔音,他希望任勇洙听得见自己的回答。

“很好听!!!”

听到答复的任勇洙受到了鼓舞,他忽然有了一种冲动,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听见这句话的王耀已经快要被任勇洙迷妹的尖叫声和哭声震聋了,但这次他再也没有犹豫,而是一手抄起由王嘉龙传来的话筒,拼劲浑身力气喊了过去。

“好——!!!!”

“想多久——!!?”

“一辈子!!!!”


王耀知道场子已经炸开了锅,有人在疯狂,有人在尖叫,有人在祝福,有人在诅咒……反正无论如何,他现在都反应过来了自己所做的一切,他的脸上有些发烧,可是却看见了站在台上的任勇洙已经不见了踪影,随即他在混乱的观众席的过道里看见了向自己跑过来了的任勇洙,不断的有人伸出手来要把他抓住,最终任勇洙站到了最高的站台上,此时他的外套已经不见了,穿着白色的衬衣显得有些混乱。然后他一步上前将王耀搂住,王耀随即只感觉一整昏眩,他被凌空抱了起来,任勇洙随后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刚刚那支话筒。

“从今天起,我退出组合!!各位再见了!”

然后他将话筒扔了,一阵风一样地跑出了会场的过道,王耀就这么被他抱在怀里,紧紧环住他的脖子,直到被他扔进车里。

“我们现在去哪里?”这是王耀平静下来后问得第一句话。

“回家。”

任勇洙这么说着,显得毫不犹豫。他踩了一脚油门,随即车子冲着他们的住处飞驰而去了。

————


————————

任勇洙不知道为什么王耀绝不允许自己进入他的画室,他现在给画室上了锁,像是里面有什么宝贝一样看得紧紧的,但他越是这样,任勇洙就越是好奇。他时常尾随着王耀想要进去看看,但结果都是门板扇脸的待遇。

直到他逮着了一个王耀没有锁门的机会,当时王耀正在画室里画画,而忽然听见身后有声音响起,他知道大事不好,一回头只见任勇洙站在那里,盯着自己面前的画布得意地吹了声口哨。

他看见了一个帅气逼人的自己被画在王耀的面前,活灵活现不说,颜值都甚至被提高了几倍。

“原来你这么想我的啊!?”

“你……!”王耀被任勇洙说得立刻恼羞成怒了起来,他一把将画背了过去,狠狠瞪了任勇洙一眼。

“你再说我保证一定把它扔了!!”

“大哥!大哥你冷静,那是我!是我!!”


任勇洙假装一副非常惧怕的样子,上前去夺王耀的画,却被对方一笔抵住,他在王耀面前停了下来,微笑着潜下身子,在他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夏天又要来了,亲爱的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