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神垂怜,神不朽。”




【暂退】



头像来自祝君,她超级好!


爱霹雳,霹雳主吃最绮风雀和金银双秀!!【比心心】

我爱黑罪孔雀一辈子!

【永远的圆厨】

【勇耀】一世英华1

公元4035年,海神星系第一行星轨道外——


“将军!第一防卫线破了!!”


年轻的士兵一个趔趄滑进了主操作室,还来不及扶住门槛,就又被四周传来的传来的电子音闪了脑子。


【报告,报告,战机已重创——】


【第一甲板温度过高,请手动脱落,重申一次,请立刻手动脱落——】


“他奶奶的……”小兵心中暗自骂了一句,但没等他骂完,母舰的舰身便剧烈地倾斜起来,警报瞬间四起,将整个主操作室照耀得泛出红光。而他们的主帅依旧背对着他的士兵,平静的像是一块儿完全不受恐惧与慌乱侵蚀的石头。


“艾比森.卡尔?”


“是!”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星舰依旧在持续颠簸,已经完全失去作用的操作台爆出电花,眼前,一块儿巨大的小行星碎片迎面而来,随即那响个不停的智能设备也完全沉寂了——它随着破损过热的甲板一块儿成为了广袤宇宙中甚至根本不会被再次发现的废品,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几千名士兵年轻的性命,无数个本应该幸福美满的家庭,无数个期盼儿女归来母亲,与无数个和父母素未谋面就成为孤儿的孩子……


很快的,这里所有的人——无论是高贵的或者卑微的,都将会面对一样的命运。所有人都知道,无论如何,他们已经无力回天了。


而他们的主帅正倚靠着椅背,他忽然就明白了古人为什么会有信仰这种东西。


因为人总会有做不到的事情,因为有的时候,相比于其他的可能性,奇迹发生的几率更加大。


于是他转了过去,看着眼前的年轻人,露出一个无喜无悲的笑容来。


“你可不可以,把我的星际电话给我?”


“可是元帅……我们一周前就已经失联……”


“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想要它。”那里有着他曾经一不小心录下的音,一些他曾经因为忘记删除而保留下来的东西。


小兵卡尔没再向他解释什么,而是将一枚纽扣一样大小的通讯设备递给了他。


他戴上耳机,听见了来自曾经某个时空的声音:


“嘿!文卿,你知道嘛?阿玲她已经学会说话了……”


“她会叫爸爸了!她现在说话不是很清楚,只会叫几个人的名字,她是第二个会叫你的,你惊喜吗?!”


“你猜猜这小东西第一个——【哔】叫的——【哔——】她哥哥……”


“你——【哔咔——】【哔哔哔——】回来?”


随着噼啪一声,这通讯器也终于完全损坏,但李文卿却仍然闭着眼睛,通过刚刚妻子失真的声音想象他们刚刚出世的第一个女孩子的样子……


当然,还有他的儿子,那小家伙儿已经长高了吧,可以当个好哥哥。


也会成为一个好男人的……


李文卿看得见眼前直直飞来的宇宙垃圾碎片,在这种速度下的撞击会是致命的,但是他却依旧陶醉在刚刚的想象里,嘴角微微上扬。


阿玲,阿玲,我的小丫头,我的小星星——


小姑娘咯咯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他似乎已经没了身型,而是化成一种浓稠的物质,渗入记忆的每一个缝隙。


那闪光的记忆在离他越发的近了,他伸出手去,指尖正要碰到小女儿翘起来的那撮头发。


下一瞬间,四分五裂——


次日,联盟军队第一星舰归星号惨遭敌人袭击而碎的连个渣都不剩的事情就震撼了整个联盟,其中的万名战士皆死于非命,其中包括联盟战舰天才李文卿。


当天下午,联盟政府将一封安慰信发至李元帅的妻子手中,其内容言简意赅,总共三字儿,有理有据,毫无错处。


【请节哀】


事后,李家以最快的速度衰弱下去,不久之后就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仿佛这曾经叱咤风云的世家从未存在过。


而与此相比更加无足轻重的事情也发生了。


在李元帅所遗留下的实验室里,一个男孩儿在改装手术台上再一次睁开了他漂亮的金棕色眼睛。


【未完待续】


【勇耀】一世英华0

★未来宇宙战争架空设定

✔长篇

♣次年六月前周更或不定时,后日更。

♧大纲已完成,请放心跳坑

♛ooc是肯定会出现的,我不是本家先生本人不可能不ooc,但是不会出现雷人的ooc

♞原创人物✔

 
 

——————————

 
 

     【锲子】


 
 

卫国将军,走了。

 
 

她走得极安详,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即将死去,她只是轻轻的,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笔。连同终于了结的执念。

 
 

我在第二天发现了她,一时,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似的飞遍大江南北,整个联盟为此举国哀悼,蓝旗被降下一半,忧伤的在风雨交加的新历广场飘了足足三天。

 
 

但事实上,就在昨天,她还站在会客厅的落地窗前,温柔的看着她能看见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就像是一个母亲凝望自己引以为傲的孩儿那样。林将军从来仁慈的对待这身边的一切,她所有的动作都是轻轻的,轻的像要避免吵醒谁一样。

 
 

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搞不明白,这么温柔的人怎么会在曾经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里成为帝国的名将呢?我无法想象林将军开战机的样子,也不会觉得她是一个可以杀敌的战士,打从第一面起,我就这么觉得了。

 
 

温柔的人,总会有着一些难以言喻的力量。我当她的秘书这么多年,我总是觉得那股力量在她的眼眸里,发丝上,在她的一举一动里不经意的显露出来,正如她昨日傍晚将那日记交代到我手中时,我在她眼里看见的东西。

 
 

“我一生的挂念,都在这之中了。”她说,眼里有晶莹的事物闪烁。

 
 

那是一本普普通通的日记本,但封皮早都有些发黑泛旧,从本子的册封看得出,它曾经被它的主人小心翼翼的加固了很多次。我抱着它,看着不远处的烟囱里冒出一股股的白烟,我知道那是将军走了。

 
 

林将军并没有在世的任何血亲,据我所知,她的一位至交早已在多年前先她一步。而至于她的亲人们,也早就化成了白纸黑字,出现在了学生们的课本里。

 
 

所有人都觉得她生前无比光荣,其实她原来一无所有,身边除我这个身无长物的秘书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能够收留她骨灰的人了。

 
 

后来她躺进了近郊的一块墓地。而我站在墓地外面,手里捧着日记,哭得像个没了家的孩子。

 
 

之后又过了很多天,我才终于敢翻开了那日记——

 
 

时间在我耳边呼啸而过,像是一个要将人吞没的巨大漩涡。我稳住情绪,压抑着颤抖的双手,看向日记。

 
 

日记的第一页前夹着一张看起来不太陈旧的便签纸,说是希望打开了日记本的人在真正决定阅读前先去后半本里找一找有什么发现,端秀的字迹正属于林将军,不知道是她什么时候写了夹在里面的。而日记本的后半部分则被挖空成了一个盒子,揭开表面一层薄薄的薄膜,就能看见一只更加小巧精致的木头盒子被放置其中,古朴的木纹沉静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将它轻轻的取出,琢磨了几下后按下一个小小的按钮,只听[咔嚓]一声轻响,盒子开了。我打开它,看见了一对银色的戒指静静地躺在眼前,我注视着它们,它们也注视着我。

 
 

那是一对极为朴素的银戒,从外观看来,其实就是简简单单的两个银环,材质也只是普通银饰的材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

 
 

但我知道林将军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将他们放在身边保存了几十年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而那个原因,其实应该就是将军想让我知道的事情了。

 
 

我凭着这种想法,又将那对银戒翻来覆去看了许久。最终,我终于成功的在其中一枚戒指上看见了几个模糊到几乎不可见的痕迹,但那痕迹有些违和 ,简直像是被人硬生生的刻在上面的刀痕。我在得知这个信息后又仔细检查了几次戒指,在确定再也搜索不出任何信息后就将它们归于原位,并再次封进了日记里。

 
 

那戒指就像是一个谜题,而我有一种感觉,那谜题的答案我一定要知道,即使是为了老将军的遗志,我也必须要找到它。

 
 

在再三的抉择与犹豫后,我翻开了林将军的前半部分日记,纸张极为陈旧,已经快要变脆了。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将它立起来,那张日后才被夹进的便签却在不经意间掉了出来,我急忙将它接在手里,却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那张便签的背面还有刚刚我没有看到的字迹——

 
 

[回首过去种种,哀怨恨恶,岁月几番沉浮,到头来不过怅然,我今日一记,不为纪念,不为记载 ,亦不为他们任何一个。

 
 

只为此生轻薄,天寒水冻,一身病骨,每每醒来,深感惶恐。生怕不知今夕是何年,生怕未亡人一旦故去,过去种种,便入尘沙。

 
 

今日在此,我用白纸黑字,用最后的一点生力 ,来给各位讲一个故事。

 
 

绵长而无常,凄清而多情。

 
 

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乌托邦——

 
 

——林乙玲于新历33年纪。]







 

【♣aph成人向同人文章写作非专业指导】

第一辑:总体描写

想必大部分的文手都有着对成人场景描写的经历。

如今,我们在网络上能看见的大部分文章里的那种部分,其实很多时候会觉得千篇一律,即使字面描写再怎么刺激,其实心中也觉得乏味,或者无动于衷。

那是因为我们常常无法把握一个程度——所谓“色.情”与“性.爱”或者“情.欲”之间的程度。以上词语虽然意味常常被混用,但事实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性——一种人类的本能表达,是一种完完全全的,每个人都会有的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性不可耻,而是平常的,它既是吃饭,睡觉一般,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它有其科学性,是人类心里与肉体反应出来的一种行为哲学,能够引起我们心中的共鸣性。

而色.情是完全相反的概念。

色情是为了单纯追求商业性或者其他目的而出现的产物,它本身完全缺少科学性,以视觉刺激为目的,同时,大部分网络上的色.情产物并非走肾不走心,却依旧让人觉得乏味,刺激得极为低俗——当然,我这里单纯所指为为了商业或者刺激目的而创作的色。情产品,而非所有车手产生的文章或插画,请不要随意对号入座。

色.情小说缺少它应该有的科学性质,当然也不可能起到任何性教育的目的,但这在文手描写里其实并非重点,重点是,它极少引起人内心的共鸣性。

我们的读者愿意去看车.文,其主要目的是希望获得心理的快感 ,视觉上的刺激并非对身体的刺激,它不会引起真正意义上的性快感,而所有的感觉来自于心中。

我们码出来的车文,其目的实际上为引发读者的心灵共鸣来产生【苏】的感觉。甚至推动着剧情的发展,车是一个机遇,我们往往可以通过对#的描写来最大程度的突出人物之间的感情,甚至人物特点。

借此机会,我今天来为各位仔细分析aph众所拥有的车文表达方式。本盘点并无任何能让各位兴奋的文字,而是针对本圈文手的简要分析,比较稀松平常 ,大部分思维原型参考来自《法兰西思想评论》中的萨特性.爱哲学初探。

第一部:什么是情.欲,aph众分析的情欲表现。

1,情欲所指——占有意识的稠化【其拥有自由性质】,身体同意识的反应一致。

分析这句话,我们会明白,所谓情欲的产生,来自对方身体与自己身体所发生的链接,当我们喜欢一个人,情之所达最为密集的时候,就是希望两者自我意识的交融。我们在这里可以看作将对方的身体——一个与我们主观意识并无关系的物体渐渐融化成为极为稠的糖稀状,渗入我们的个人意识中 。

而对方的身体,是由对方的意识控制的,其永远的是自由性,这种渗入是主动的,是一种跨越单纯的物质关系,去拥抱对方意识,包涵了占有欲的模式。

aph众的性格时而决定他们的意识,从而奠定他们的性行为。将文章不写的ooc很难,而开车开的不ooc是难上加难,我们不仅必须分析他们的性格,甚至,还有他们的潜意识。

我来举以下两个典型例子:

①伊万布拉金斯基

在我曾经书写的一篇人物分析里,我曾经告知过各位,伊万的性格是扭曲的,扭曲的个性从而创造扭曲的性意识,而意识决定了他的行为。

伊万的骨子里是拒绝对方占有欲的,常常看见有人因为伊万的性格而单纯猜测其会喜欢强制play【……】实际上,这种可能性极为微乎其微。

情欲的目的里有将对方占为己有,实现肉身化的目的。而占有 对于伊万来说不是个好词汇,谁都有自己害怕的事物,伊万依然。我不觉得刚刚出生的小伊万真的可以做到对于侵略毫无恐惧,它刻在他的骨子里,成为他的动力,他扭曲的原点,以及他的脆弱。

性♧时的人防御力最为低下,伊万不可能在这种情况暴露甚至热爱自己内心最深的恐慌,无论是施加还是被施加,都是不可能的行为。但是,伊万极强的占有欲又同时暗示他对于性.爱掌控的欲.望。他更加希望主导一切的发生,所以,伊万那啥的能力应该是很强的,并不是因为尺寸或者血统原因,很多的,是产生自占有欲和心灵暗示。

这是伊万。那我们还经常看见另一种情况,所谓的,先上床后恋爱【……】

而其实纯粹肉体的占有情况则是在某种意义上情欲的实现或者进行,却是异化或者失败的情欲。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情欲的目的是将他人的身体占位己有,实现肉身化。而对于性爱施虐者来说,这种转换是失败的,发于本源的目的是获得对方自由的意识,而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天生或后天没有这种能力。在性。交时,对方并没有认同他的情。欲,没有任何想要他的欲。望,这种情节搁小说里还挺爽,搁现实里那玩意儿叫猥.亵叫强.奸,百分之百不可取。

而容易产生这种情况的心理很好分析,除却先天,我们平时更加容易叫它【求之不得】

在无法得到自己希望的意识拥抱交融的情况下,运用肉体本身将对方作为一个工具的侵占,是下下策。而除了那些霸道总裁情节的描写,大多数情况下,只要其中一方是有感情的,那么这种情节通常比较虐心虐身。

这是一种即使失去也想得到的情感。即使违背意愿将所爱之人当做工具,并同时常常带有自身工具化也要试图触摸的感情。这种情况一般出现与平日里较为压抑的个性 ,内心丰富外表却比较冷静的人。

例如——②本田菊。

本田菊明显属于内心千山万水表达涓涓细流的典范人物。用流行的方式来说,就是食草系男子。他心中也许感情极为爆棚,不过因为压抑的性格使他绝不会主动出击,本田菊不是一个会说情话的角色,不是一个会表白的人。

但压抑的终点是爆发。

本田菊会在那啥的时候挥发一些本性,日本国,传统便是尚武,同时又有强大的殉道主义精神,在咳咳时,本田菊骨子里的人生观极为容易发生作用。他并不十分会引导对方的意识,最终在这种将对方肉身化完全失败的情况下,由武力所叫嚣的强制极为容易发生,但理智的克制同时发挥作用✔,以至于其实本田菊绝不会属于那种事后还能抽烟放松的个性。

恐怕会哭吧~【并不是】

总而言之,今日先暂且分析这么两位角色,请不要忘记,那啥的目的是让读者有充分的同理心,是突出人物的感情契机,而不是一种单纯的发泄方式,不能是怎么爽怎么来的★

我徒劳的告诉自己他真好看【醒醒】

宇宙是什么 ,如同生命,如同爱情——

都是不可思议却真实存在着的东西。

你那时候伏在云案前,一笔一划地刻画着什么自认为无比艳丽的东西,我站在你的身边,看你指着些笨拙的白点,惊叹道:“看,是光——”

但那不是光,我却记住了。

儿时的我们有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一如你将那笨拙的笔划当成光,我也曾将某些事物视如生命。

生命——遥远又接近,漫长而短促,仿佛遥远到不可触碰,却也被平凡的创造下来 。

就像曾经的我们一样 ,你创造出一个奇迹,整个银河系在我的眼中都为之震颤。

你虚弱地看着他,不知为何,竟想起那幅久远前的大作。

你终于不再说那是光了,而是换了个美丽的说法——星星的碎屑。

星星的碎屑,星星的尸体,星星的……随便怎么都好 ,我们明白,这世上的星星都比不过躺在你怀里的那个小男孩儿。他睁开眼睛的时候 ,太阳可能也熄灭过一次火。

那是我们的耀,闪亮的,耀眼的,星星所遗落下来的碎屑。

然而碎屑却是会被无情的事物所替代的……

我们的星星很快就不亮了,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是摘星星的人,从前你望向它,如今你得到后失去了。

而我却想修补那星星。

用一点点的灯火点亮他空虚的内核,用万家的渔火照亮他明媚的眼眸。

你尖叫,你不满,你认为,死去的星星应该得到安详,而非苟延残喘。

我们第一次吵架,差点将穹顶掀翻。

后来呢……摘星人带着星星离开了家。

我孤独的,孤独的,等着星星长大。

你对他不好吧,毕竟你对他的降生深恶痛绝。我却没有权利夺走他。

后来星星又回家,回来得很早很早,他自己看不见,身上却散发着一股新颖的亮光。

是你吧?

最终,尘埃落定时,这颗曾经摇摇欲坠的星星已经足够强大。

而我追随着你去啦!我的摘星人啊!

你一直凝视星空,我亦一直凝视它。

在几千万亿的奇迹中,捕捉你眼睛所反射出来的光——

ok,我是说,这是我联考前最后的两幅练习,都是写生……,哦,留个纪念吧……我想我非常不自信,但是我希望后天的自己能够放松下来

我!馒头卡!!是向日葵本葵!!!!!本葵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想问一问有没有会找敏感词的朋友,求救我狗命!!【抱大腿哭泣】

连着发了很多次了,不是屏蔽是发都发不出去,我根本不知道哪里触发了敏感词,悲伤逆流成河……


而且貌似经常这样,我就奇怪了 我又没开车,为什么写个灵异惊悚的都被不停的发送失败,这次还好 之前写一个仙侠故事,也是不停的发送失败……lof是不是真的只能发糖连个正剧都不能写?有敏感词能不能求求lof大佬帮我变成**之类的也行……字数没有八千也有五千,这让我去找一个敏感词也实在太大海捞针了……


流泪了